【缤紛社團】國際扯鈴社:扯鈴還須“暨鈴人”

發布單位:機構人員彙總 [2020-12-03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栽竹成形腰如鼓。兩端絕索弄徐徐。當風急轉如流水。山寺聞鍾韻有馀。”1800年前,中國傳統技藝扯鈴誕生,古人用動情的詩句描寫了扯鈴者抖扯鈴的優美姿態。如今,在暨大也有這麽一群人,他們牽起繩索,舞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這一道道弧線,彰顯了他們對扯鈴的熱愛,也將大大小小與暨大扯鈴社相關的故事串聯起來。

(扯鈴表演)

連接校內與校外:將扯鈴文化遠播海內外

2008年,马来西亚青年陈哲伦来到暨南园,作为扯铃爱好者的他,希望在这里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但是,现实情况让他诧异不已,“古老的扯铃技艺本起源于中国,暨南园里了解扯铃的人却寥寥无几。”陈哲伦决意建立扯铃社,提高暨大學子对扯铃这项传统民俗技艺的重视程度。经过多方协调与筹划,暨大国际扯铃社正式成立。

時光飛逝,13年後的今天,國際扯鈴社已成長爲一個組織完善、結構合理的團體。社團擁有四個部門,分別爲媒采宣傳部、財務部、表演部和悠悠球部,在校成員數達到百余人,其中內外招生比例爲6:4。對于未來的規劃,國際扯鈴社也有著遠大的目標:一方面,讓更多內地及港澳台僑同學掌握扯鈴技能,增進國人對傳統文化的認同;另一方面,讓更多留學生了解扯鈴文化,促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海外傳播。

目標雖大,但未來可期。國際扯鈴社積極進行校區及校際交流,不斷提升扯鈴的影響力。“現在我們經常與南校區、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及華南師範大學的扯鈴社進行聯合訓練,這些扯鈴社當初都是由我們派出成員,幫助他們建立起來的。”國際扯鈴社社長栗奧說,他相信扯鈴社未來將在學校各校區建立起來,逐步擴展至廣東其他高校,乃至覆蓋全國。

走出校園,國際扯鈴社還想把扯鈴文化帶到街頭小巷。繁忙學習之余,社團常常來到體育西路的廣場,爲過往的行人表演扯鈴。看到不少充滿好奇心的小孩被扯鈴表演所吸引,社員們總會心感安慰。他們奮力播撒扯鈴文化的種子,而這些種子正在一顆顆年幼稚嫩的心靈中萌芽。

(新生之夜表演現場)?

勾連傳統與現代:爲扯鈴技藝注入創新元素

在傳播扯鈴文化的同時,扯鈴社不斷推陳出新,讓古老的扯鈴文化在現代社會中依然散發迷人魅力。他們踴躍參與“廣州市少數民族體育花會”等大型校外比賽,雖然平時已有准備完善的表演成品,但他們仍然堅持每個比賽都創作新的作品。“有時只有3-4天的備賽時間,但每個人都願意犧牲私人時間,全力以赴構思和排練新作品。”栗奧說。

扯鈴社創作的新作品、新招式,往往跟現代音樂、舞台藝術等元素相融合,具有很強的表現力。例如,他們發明的名爲magical-5的系列招式,別出心裁地將扯鈴與電子樂結合起來,打破了扯鈴以往較爲神秘、古板的形象,讓扯鈴在動感的音樂律動中更加“生動活潑”。

考慮到扯鈴與悠悠球原理相似,耍法雷同,扯鈴社今年專門新成立了悠悠球部。社團希望通過這樣的“創舉”,既從悠悠球的技法上吸收創造扯鈴新招式的靈感,也把更多熱愛悠悠球的同學吸引到扯鈴隊伍當中,爲扯鈴社注入新鮮血液。

“在未來,我們會采取更多的創新舉措。例如,將扯鈴與舞台劇結合起來,或者與學校其他受歡迎的社團交流學習,在扯鈴中融入街舞等動作。”栗奧滿懷憧憬地談及社團未來的發展方向。

(扯鈴表演)

串聯心與心:把快樂扯鈴進行到底

扯鈴社每周定期舉行訓練,老社員們在金陵廣場進行手把手、一對一的教學,及時關注新生的學習動態,共同分享學習感悟。除了訓練外,社團爲了增進成員間心與心的交流,還會組織衆多好玩有趣的團建活動,將“快樂扯鈴進行到底”。

在學生之家,一起采購烹饪吃火鍋,進行趣味遊戲,互相交換禮物,成爲了扯鈴社年終團建的必選項目。與此同時,他們還邀請其他高校的扯鈴社加入到這些豐富多彩的團建活動中,實現快樂翻倍。

“在扯鈴社的鍛煉和團建活動中,既放松了心情,也認識了很多很好的學長學姐。”扯鈴社新成員、來自2020級臨床醫學的房葉和林曉珊談及在社團中的收獲,“我們是學醫的,學業任務較重,扯鈴社的活動可以舒緩壓力,因此我們一直盼望著每周的訓練和年終的團建。”

在扯鈴表演中,有一項名爲“傳鈴”的招式。它要求表演人員依次排開,將鈴由第一個人傳遞至最後一個人。暨南第一鈴由陳哲倫開啓,持續十三年,從未間斷。十三年來,“傳鈴”傳遞的不僅僅是鈴,更是一代代“暨鈴人”開拓創新、昂揚向上的精神,一代代“暨鈴人”將優秀傳統文化傳播至五洲四海的理想信念。

(文/暨南大學新闻社 陈思茜 张贤淑 图/受访者提供)

責編:蘇倩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