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社团】国术协会:薪火相传中华艺 三载磨剑扬国粹

發布單位:機構人員彙總 [2020-12-09 00:00:00] 打印此信息

衣袂飄飄如他們,身穿漢服投壺射箭;英姿飒爽如他們,身著“铠甲”“短兵相接”。爲讓中華傳統武術項目走進更多學生的視野,他們凝心聚力在暨南園裏創辦了國術協會。

暨南大學国术协会创立于2017年,现有箭术、短兵、拳术三个项目,协会共有社员120余名。秉承“体验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传播优秀中华文化”的理念,这个社团在三年里发展迅速,成长为学校的“五星级社团”,经常活跃于各大校园活动中。

(箭術練習)

师生齐合力 共传中国艺

2017年暨南大學体育学院的黄银伟老师和大二学生岳亮在中华才艺培训班上相识。因为对中华传统技艺有着共同的兴趣,黄老师对岳亮提出了在校内创办包括箭术、短兵、拳术等项目在内的国术协会的想法。适逢学校社团策划大赛,岳亮便着手准备国术协会的社团策划案。

对于仅上大二的岳亮来说,拟写社团策划案无疑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单凭一腔热血远远不够,岳亮开始四处请教:上网查询,咨询老师、社联相关负责人等……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外界的帮助,他完成了一份优秀的策划案。评审被一心只为办好社团的真诚态度所打动,经过初审、答辩等环节,岳亮和黄老师终于如愿,他们以社团策划大赛一等奖的成绩,成功创立暨南大學国术协会。

岳亮指出,当时的很多广东高校已拥有国学类社团,而暨南大學作为华侨第一学府,与中华传统文化相关的社团却仅有扯铃社。因此,暨大国术协会的成立很有必要。他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代代相传,暨南大學的使命不仅仅是在时间的纵向维度上延续传统文化,更要在空间的横向维度上拓展传统文化的传播广度。

新社團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由于啓動資金主要來源于社團成立大賽的獎金,社團的發展受到了很大限制。新社員們還未熟練掌握箭術,在前期比賽中也屢屢失利。

倍受打擊的社員們,沒有就此氣餒,反而越挫越勇。資金不足,指導老師便自掏腰包,全心全意支持社團的發展。缺乏經驗,社員們便踴躍參加相關賽事,反思自我,積攢實戰經驗……漸漸地,一個成熟、有序的社團逐漸顯現。

三分户礼兵 练演齐上阵

國術協會的順利發展,也離不開他們獨特的管理體制——分“戶部”“禮部”“兵部”,進行精細化管理。

“我们的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行政机构:户部主要负责社员资料的登记管理、财务管理和物资采购;礼部相当于外联部,负责宣传与对接赞助等工作;兵部则负责管理日常训练,以及相关器具的维修。” 协会第二任会长张开鹏说,协会还另外设置了“都堂”,这是由会长、副会长和各部门的部长组成的管理核心,主要负责协会的未来规划、重大决策和组织比赛等。

爲激勵更多社員鑽研技能,社團別出心裁地推出了“獎章”機制。精致的金、銀、銅章,全部由協會自己設計、定做,用來表彰在社內考核中取得優異成績的社員。

在完善的管理體制下,國術協會的日常訓練有序開展。每周二、三、五,社員們便會在金陵廣場上訓練,從晚上七點開始一直練到場地熄燈。周末,協會還會組織技術較好的社員去“健公書院”,進行更專業的訓練。如今,協會的部分優秀社員還開始教授一些對箭術感興趣的老師。

(箭術教學)

國術作爲競技對抗類活動,必然存在一定的危險系數,國術協會尤爲注重安全防護措施。“我們會選用安全性更高的器械,例如,現在對練用的短兵器械觸感更軟,在保證鍛煉質量的同時,它的形變會更大,減傷效果也更好。”國術協會也定期采購新的箭矢,防止破損起刺的箭身紮傷社員。同時,協會隨時備有醫藥箱,以處理正常的擦碰受傷。有了充足的保護措施,社員們在盡情體驗中華傳統武術項目刺激對抗的同時,也免于“負傷沙場”。

完備的社團組織,開始活躍于各大舞台上:新生之夜、大學生體育文化展、全國大學生射箭比賽、澳門文化節……國術協會社員穿上漢服,或表演傳統射禮,或表演花式箭術,向觀衆展現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無盡魅力。

疾矢向明日 剑意指未来

三年的時光,快如國術協會成員彎弓射出的飛箭,轉瞬已是2020年的現在。突如其來的疫情,對協會的發展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影響,很多訓練和活動都無法如期進行。

這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亦是充滿希望的一年。在線上舉辦換屆大會後,國術協會重新起航。雖然今年的開學季少了社團的集體招新活動“新生之夜”,但國術協會靠著以前積攢下的人氣,成功招攬了不少新成員。

加入新血液的同時,國術協會有了新的發展計劃。往年,協會的日常訓練或大型活動更多與箭術相關。今後,短兵將成爲國術協會的重點發展方向,“有個成語叫‘短兵相接’,中國傳統武術體系中所有的單手武器都可以稱之爲短兵,像單手劍、戟,還有秦瓊的‘撒手锏’,呼延灼的‘雙鞭’。”國術協會短兵項目負責人李子非說,這個中國傳統技藝應該走進大衆的視野。

(短兵練習)

“我們上周日剛剛進行了短兵試行賽,目的就是探討以後校內比賽的方式和標准。”李子非表示,他們正在尋找一種強度不高、具有趣味性和達到一定訓練目的的短兵訓練活動。

同時,協會試圖將短兵的技術體系化與規範化,達到更好的教學及傳播目的。“過去,大家都只練自己的一招半式,各打各的,非常零散。現在,我們試圖把技藝進行系統整理,形成統一的模式。”李子非說。

从一无所有,到完备的管理体系,从籍籍无名,到走出校园,与各高校同台竞技……岳亮感慨道,“从三五人的小团队,到载誉而归的协会,我们遭遇过挫折,我们流过汗与泪。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协会届届交接,背后所承载的中华传统文化也代代延续。我觉得,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在传承与传播中国传统技艺上的道路上,暨南大學国术协会初心不改,步履坚定。

(文/暨南大學新闻社 吴宸萱 李思嘉 图/受访者提供)

責編:蘇倩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