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典範·首屆校級榮譽獎】陳少淩:研究金融,要有一顆“不貪利的心”

發布單位:機構人員彙總 [2020-12-23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始有暨南,便有商科”。创办商科大学部,是暨南大學成为华侨高等学府的开端。学校“任事之初,以集中人才为先图”,是以多年来名师云集。而在众多默默耕耘的师者中,既不乏像马寅初、潘序伦等享誉海内外的早期代表,也在后来渐渐地涌现出一批卓有学识、潜心育人的优秀师者。

陳少淩就是其中一位。初見她,樸實無華,溫暖明亮,就是人們理想中的“老師的樣子”。

2020年教師節,陳少淩光榮地被評選爲學校9位“十佳優秀教師”之一。

這已經是她從教生涯的第18個年頭了。

(陳少淩與畢業生)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

陳少淩的成長環境可謂幸運,父母都是新中國成立後最早的一批大學生。母親畢業于南京大學天文學院,是教授級高級工程師,1976年曾任唐山抗震救災工作隊副隊長,2001年入選《中國世紀專家》。父親是曾參與制造新中國第一架飛機並親眼見證它的升空與落地的業內專家。哥哥也是她現在金融界的同行。

這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書香門第”,父母皆嚴謹、勤勉而踏實,兄妹倆從小衣食無憂卻家教甚嚴。陳少淩回憶自己和哥哥小時候的故事,說想要看電視“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用優異成績“限時”抵換。因爲父母時常加班,索性就帶著他們一起去單位,兄妹提前學會了打字,以“幫忙錄數據”的方式換取零用,她笑稱跟哥哥是“從小被父母壓榨的小勞動力”。

嚴格家教對陳少淩影響很大。她學習極好,幹脆幫大院的小夥伴“補課”,小小年紀就在小黑板上學著大人的樣子上課,當時只覺得好玩,卻不知數年後自己竟真的當了老師。

(陳少淩和母親)

回憶童年,陳少淩略微遺憾“沒有一個像樣的玩具”,但也很感激18歲那年母親送她的一個“大娃娃”,雖說是第一個像樣的生日禮物,但她十分理解自己的母親,深感家庭教育的不易和堅持原則的重要,如今她習慣于用自己接受到的理念和方式教育女兒,因爲“沒有我父母的教育,就沒有我的今天”。

“在他的課上得了98分,締結了一生的師生情誼”

有人能在自己的課程考試中拿到98分,是初爲人師的陳平沒有料到的。眼前的陳少淩是個聰明歡快的姑娘,看起來確實很有天分。多年前的一天,陳平拿著一沓學生的試卷,用家鄉話調侃她:“喲,你就是那個在我的課上考了98分的小老鄉啊?”陳少淩腼腆地笑了。心裏暗想:幸虧您當時放出豪言“我的課沒人能拿高分”,這才激起我的求勝心,非要讓您打一個高分不可。

说起陈平老师,陈少凌滔滔不绝。她口中的陈老师,毕业于暨南大學,14岁上大学、不到30岁博士毕业,后到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任教。陈少凌所在班正是陈平第一个任教班级,而他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国际金融》。陈平上课旁征博引,思路开阔,睿智的师风和细致的教学当时令包括陈少凌在内的一批中山大学首届金融专业天之骄子们深深叹服。至今,陈少凌在回忆起求学时代时,仍非常得意:“我在陈老师课上做的笔记可是此后流传数年的宝贝呢!当时我的笔记养活了学院附近的小文印店,其中陈老师的国际金融笔记是最畅销的版本!”

此後,陳少淩讀研,與陳平教授學習交流的機會也更多了。她看到陳平修改學生論文時留下的密密麻麻的“手書”,內心十分敬重。所以當她後來打算結束在香港理工大學的任教,將未來的學術發展轉向國內時,陳平教授直接建議她,“你去暨大看看吧,這是嶺南一帶金融學的發源地!”

一师一徒,亦师亦友。此番情谊,惠及终身。正如陈平教授所期许的,到暨南大學后,陈少凌不断认识许多像陈平教授一样在金融学研究中始终坚持独立思辨精神的前辈与学者,并与他们共事,彼此学习。

(陳少淩和她的老師陳平)

陳少淩認爲,大學不是職業技術院校,本科教學應注重“培養學生思辨的能力,而不只是被動地接受他人觀點。”在當下不少“專家”選擇就經濟學問題隨波逐流,迎合大衆口味的時候,陳平教授和暨南的前輩們教給陳少淩最寶貴的一課,就是要學會獨立思考與審慎思辨。

而暨南園,正擁有這樣一片純淨的學術土壤。

“搞金融的,還是要淡泊名利些!”

“學金融的,離錢最近,旁人總想著我們很會掙錢。”陳少淩笑談本專業。她記得有次上課時,一位學生直言不諱地問道,“學習您的課,能不能教一下怎麽炒股不虧?”陳少淩老老實實地回答,“老師炒股都是虧的。”

“如果課堂教學以盈利爲導向,那可能就會失去教與學的純粹性。”可以通過實踐來檢驗自己的學科研究,但“如果是抱著掙錢的目的來,那麽現在老師教的東西,確實可能談不上有用。”她經常對學生的想法糾偏。

“倘若不是因爲熱愛,而只是爲了一個利字,那麽在這個領域是呆不下去的,也很難有大的建樹。”做金融其實和做人一樣,首先要有“良心”,而不是研究“怎麽掙錢”。陳少淩坦言,金融從業人員在面臨諸多誘惑時,如果不堅守底線,說小了可能只是職業倫理缺失,說大了則可能危害國家和社會公衆的金融安全。

一句話,就是做研究要堅持“有用論”,切忌“有利論”。

在打牢基礎的情況下,陳少淩很重視帶學生開展“實踐”,結合《財務報表分析》課程教學,她要求大家認真閱讀財務報告,分析背後的含義;結合《公司金融》課程,她引導學生學習看文獻,掌握理論體系。她認爲,對于社會科學,應當給予開放式的思考空間與容錯的時間。因爲,真理總是在不斷的爭論中,才能逐漸呈現出其真相。

赠人玫瑰 手留余香”

當老師很辛苦,但也收獲快樂。

在正式入駐暨大之前,陳少淩曾在香港科大用全英文上課。每周一次答疑課,她對一個學生印象深刻。那是個本地考生,基礎不算太好,但在一次次的答疑中,卻從最初的口不能言到最後的熟練下筆,終極考試還得了A。當學生鄭重地把他的卷子裝裱好,並欣喜地告訴陳少淩,這是他“有生以來紮紮實實得到的最高分”時,陳少淩開心極了。

在她的手機裏,有一個叫“草莓守夜小組”和“草莓吸血鬼”的微信群,裏面有4個女生。陳少淩當時爲了提高她們的論文質量,狠下心布置了大量查閱文獻和收集數據的任務,並許諾順利通過後就買草莓送給她們。所以,學生起名“守夜”代表和老師一起熬夜加班,“吸血鬼”則代表消耗了老師的心血和精力。

最初,女生們只想混個畢業就行,懶得投入太多精力。但較真的陳少淩不同意“草草收尾”,她“逼”每個人使出全力。爲此每周帶她們在南校區找一間教室,當面討論細節。被老師的治學嚴謹所打動,女生們乖乖接受了安排,最後連自己都感歎,“我居然能寫這麽長的論文”“原來我還挺厲害的!”

(陳少淩和草莓小組的女生)

學生的成績是對老師最好的回報。該小組中有3人最後得到90分;自2017年她開始擔任本科生優異培養計劃的導師以來,指導的4名學生最終都成功獲得推免資格,如今有3位學生分別進入中山大學、清華大學和複旦大學繼續深造。

面對經過辛苦努力取得的佳績,可愛的姑娘們用老師最愛的可樂來回贈,並在可樂瓶上印上了“老師少喝可樂”“老師不要熬夜”等字樣。

溫暖的師生情誼,在彼此心間流淌。

【人物小传】陈少凌,暨南大學经济学院金融学系硕士导师,经济学博士。曾就读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和香港科技大学,研究方向是公司金融与治理、企业投资理论、不完全合同理论等。为本科生授全英式《公司金融》、《财务报表分析》、《固定收益证券分析》以及《权益投资》,为硕士研究生授《中级微观经济学》、《公司金融》等课程。

(文/新闻中心 闫芳)

責編:李偉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