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典范·首届校级荣誉奖】黄柏炎:松柏长青 教学长情

發布單位:機構人員彙總 [2020-12-31 00:00:00] 打印此信息

黄柏炎,暨南大學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我校首届年度十佳教学名师,主持3门国家一流在线课程及国家一流虚拟仿真实验课程,连续四届获得省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是生命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教学实验示范中心和生物科学国家级一流专业建设点的核心成员。

“人生最大的幸運就是把興趣跟事業完美結合”,黃柏炎就是這樣的幸運兒。他熱愛攝影,也對教學工作滿懷熱忱,將二者完美結合,他在工作中融入愛好,以愛好輔以工作,利用攝影技能推動了國家級虛擬仿真實驗教學項目的落地。在辦公室裏,這位攝影“發燒友”回顧了自己三十余年的教學生涯。

敢爲人先:勇立潮頭的“教書匠”

在學習鑽研新的教學技術上,黃柏炎是名實打實的“弄潮兒”。在電腦還是稀罕品的九十年代,黃柏炎就開始學習多媒體技術;大家剛會浏覽網站時,他又開始學習編程;如今,無人機在教學領域還方興未艾,他已經可以熟練地操控無人機做教學研究項目了。黃柏炎精湛的計算機技術經常讓人忘記他其實是一名生科老師。

1987年,黄柏炎从暨南大學环境生物专业本科毕业后,留校担任科研助理。除了在实验室默默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他还在找寻着更多发光发热的机会。1989年,他正式走进课堂,开始了教学生涯。旁人都说科研难,黄柏炎却说:“搞好教学也不简单。”怎么做才能把课上好呢?不断学习新事物是他的“制胜之道”。

黄柏炎是暨南大學最早尝试开展多媒体教学的教师之一。早在1994年,他就参加了教育技术中心举办的多媒体辅助教学(CAI)培训。1998年,他制作了第一个完整的多媒体教学软件《层析技术》,并获得全国奖项。之后的二十多年,他陆续学习掌握了AUTHORWARE、EDIUS、FLASH、APPSHOW等多种多媒体制作技术,制作的教学软件都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也获得多个教学成果奖。在多媒体教学的道路上,黄柏炎紧跟着技术发展的潮流。

2016年,黃柏炎開始制作自己教學生涯中的第一門慕課。制作之初,考慮到自己已不再年輕,黃柏炎心存顧慮,領導也勸他多休息,但思前想後,他決定做出勇敢的嘗試,他說:“線上教育是未來教育的發展之路,即使我做得不夠成功,我也可以帶動更多的人,把經驗傳遞給他們。”整整一年無休之後,慕課《自然保護與生態安全:拯救地球家園》在中國大學MOOC和學堂在線慕課平台正式上線,廣受好評,目前選課人數超過了十五萬人,獲得2018年國家精品線上開放課程。

多年以來,黃柏炎先後獲得了省級以上的教學獎勵30多項,其中國家級一等獎17項,還有多門課程獲得省級以上的精品課程或一流課程。“獲獎專業戶”的背後是黃柏炎幾十年持續“在線”、瘋狂“輸出”。上世紀90年代,計算機對絕大多數人還是極爲新奇陌生的東西,學習電腦技術枯燥艱苦,他從零開始咬牙自學。後來,他被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認證爲多媒體應用培訓專家。從教至今,每個假期他都安排得滿滿當當,學習新技術、參加各種教學論壇,“我幾乎是沒有假期的,只有在春節期間才休息幾天”。

當教學撞上新技術浪潮,黃柏炎勇立潮頭,一路乘風破浪,把自己從“教學小白”逼成了優秀教師。

座無虛席:“平凡”的熱門課老師

教學樓裏《師德銘》中的一句話總在黃柏炎腦海中回響,“甯靜淡泊,意遠志明”。淡泊名利,專注教學,一心牽挂學生,這樣的信念貫穿了黃柏炎三十多年的教學生涯,從未改變。

黃柏炎自認爲是一名十分平凡的老師,科研成果也不突出,但這位“平平無奇”老師的課堂卻一座難求。“課堂氛圍輕松,老師親切友善”是同學們的一致評價。黃柏炎的面授課程選修名額難“搶”,他的線上課程也同樣人氣火爆。“海洋哺乳動物生物學特征與行爲習性觀察虛擬仿真實驗:以中華白海豚爲例”這一項目上線之後,累計實驗浏覽量高達3萬多人,做實驗人次達到3950多人。

這位熱門課老師有著自己的教學秘訣,他對學生始終秉承著“寬容但不縱容”的態度,課程成績嚴格按照標准評分。“學生有事不能來上課,需要請假,我能夠理解,但是我不會不點名,那是對于學生的放縱。”黃柏炎在學生成績的評定上也注重人性化,“根據班上學生的情況,我會適當地調整平時成績所占的比例,以減少客觀情況對于成績的影響。”黃柏炎認真負責的教學態度使得他很受學生愛戴,每年的學生教學評價他都能拿到很高的分數。黃柏炎還很重視和學生的每一次交流,學生給他發的消息,他再忙也不會忘記回複。

學生在黃柏炎心中總是排在第一位的,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對他來說是一種特別的責任,“我希望學生能學到課堂以外的,能受益一生的東西”。至今已經有二百多名學生和他一起做過項目,其中一些故事令他印象深刻:“有一位香港的女生成績並不是特別優秀,但很吃苦耐勞,表達能力也很強,本科階段就完成了四個研究項目。我常常和新生講起他們師兄師姐的故事。”

黃柏炎還說,他希望能將近二十年來指導過項目的學生的人生軌迹都記錄下來,制成一個彩色畫冊,發給他們每一個人。他一直強調,自己拿的獎項和項目成果都是集體努力而來的,有許多都是學生的共同合作的作品。一本本畫冊中,包含的不僅僅是同學們學生時代的回憶,更充滿了一位老教師對于學生們深切的期許和自豪。

性癡志凝:最懂教學的“攝影師”

掌握“十八般武藝”的黃柏炎,尤其鍾情于攝影。他有很重的“職業病”,就連愛好也帶有教學的“基因”。大學時候,系裏有台黑白膠片的海鷗牌相機,他便用它來學習拍攝,親自沖洗膠卷。

“剛開始玩相機,有個老師說我玩物喪志”,但實際上這位攝影“發燒友”利用相機給自己的工作積累了豐富的素材,並爲教學做出了貢獻。從大學生到老師,黃柏炎都紮根在暨大生物系,攝影的習慣使他成爲了系裏“影像檔案館”,大大小小的教學資料都存在了他的相機裏,系裏沒有人比他更齊全的了。

如今,很少有老師願意親自做素材搜集工作了,別提是在專注科研實驗的生科院。黃柏炎卻認爲這是和學生交流的好機會,他願意花時間和學生一同到野外做采集工作,加之愛好攝影,這便推動了動物物種檢索系統和數字博物館教學項目的開展。每年的暑假,黃柏炎都會帶領學生進行爲期兩周的野外實習,和他們同吃同住,還經常帶著同學們鑒定物種到深夜。他希望能身體力行,把這種教學精神延續下去,“應該要有更多的年輕老師參與進來,給學生更多的選擇和學習機會”。

如今,由于工作繁忙,黃柏炎很少專門去到野外攝影了。不過,無人機又成了他的新幫手。黃柏炎和團隊做的兩個國家級虛擬仿真實驗項目就是使用了無人機來進行全景拍攝,兩個項目都獲得很好的教學效果。

性癡,則志凝,黃柏炎完美地诠釋了這句話。當一個人癡迷教學,以至于興趣愛好也與它緊密相關,這是工作上的極致。在物質橫行、紛繁複雜的當下,能夠一生只專注一件事,這是思想上的極致。黃柏炎癡迷教學,傳道受業三十余載,攝影愛好也與教學相關,他一生只做這一件事。

二十多年來堅持苦學新媒體技術、帶領學生斬獲多個國家比賽獎項、主持了國家精品慕課和虛擬仿真實驗教學項目,填補了生物系在國家級課程上的空白……黃柏炎肩負了太多的責任,也獲得了許多榮譽。但他從不把這些殊榮挂在嘴邊,而是幾十年如一日地勤勉工作,默默付出。在教書育人這條路上,他始終飽含深情,步履不停。

(文/暨南大學新闻社 何乐韵 倪新煜 童佳轩 图/受访者提供)

責編:李偉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