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團:或舞或吟,傳承中華傳統之美

發布單位:人員機構 [2019-12-12 00:00:00] 打印此信息

鍾斯捷:舞蹈,美的載體,文化的使者

此次中華文化展演上“傣雅洛”組合的舞蹈《般般入畫》驚豔四座,她們演繹了具有典型傣族文化的舞蹈,將古老文明與現代文明交融的壯美展現的淋漓盡致,仿佛將我們帶入到遙遠的紅河谷,去觸碰,去感受傣族部落的風情。

“傣雅洛”是花腰傣人的自稱,意爲“遷徙中的落伍者”。他們居住在哀牢山間,一個充滿傳奇的地方。在那有著講不完的故事的密林深處。那裏的人腰間總是圍著一條長長的彩色絲帶,于是這個部落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花腰傣。沒人知曉這個美麗的民族來自何方,又本該去向何處。只知道在地域偏僻的紅河谷內有如此神秘獨特的文化特質以及古老深邃卻又自然純樸的民風民俗。他們保留了最原始的傣族文化,承傳了最完整的傣族風情。然而他們最原汁原味的傣族風情以及豔麗華貴的獨特服飾都很難在大學校園裏展現。因此舞蹈作品《般般入畫》便足夠有吸引力。

此次展演的成功離不開校藝術團舞蹈團的支持以及“傣雅洛”組合中每位演員的努力。舞蹈團隊長鍾斯捷就是表演者之一。她表示文化要想傳播出去,就要讓更多的人能看到,具有張力,能吸引到別人。在鍾斯捷看來,舞蹈就是這樣能夠吸引別人的形式。首先,他就是一種美的載體,所有人都會喜歡美,再去主動欣賞,而後要去了解表演背後所要表達的東西。觀衆以此有機會去理解其中的文化內容。

回憶起小時候爲何選擇中國舞學習,鍾斯捷說,中國舞裏有一種很特別很美的東西存在,跟芭蕾等一些舞蹈相比,它的內涵會更豐富,它所表達的東西,無論是情緒也好,內容也好,會比一些外國舞種更容易理解,更容易引起觀衆的共鳴。

如今,舞蹈不僅是鍾斯捷最大的愛好,更成爲了她向觀衆傳遞中華文化最好的媒介。她將我們帶入到遙遠的西南邊陲,深入紅河谷,去感受“花腰傣”部落文化蘊藏著的無窮魅力。那鑲金綴銀,鮮豔多彩的腰帶如溪水般潺潺流淌,流至古老的傣鄉,連接著古老與現代,交相輝映。讓我們富有洞察力的眼睛,記錄這傣族之美,文化之美。

蔡一飛:如果鍾情,終會等來一往而深

在中華文化月系列活動之花燈會的舞台上,一首《墨梅》給不少人留下最爲深刻的印象,用充滿中國風味的唱腔,描摹出古典中華文化的風骨。帶來表演的是兩位已經畢業的學生,以及現校藝術團聲樂團團員——蔡一飛,來自16級力學與建築工程學院的學生。他已經無數次在舞台上用歌聲譜寫青春的光芒,用歌聲跨越時空唱響一代代記憶。

作爲校藝術團聲樂團的成員,蔡一飛有很多類似的表演經曆。談到聲樂團,蔡一飛說:“這是一個由一群熱愛音樂的好友聚集而成的大家庭。在專業方面,團員們經常一起排練節目、練歌,共同探討自己唱歌上的問題與不足,並給出建議,互相切磋,共同進步;在精神方面,又彼此支撐,一齊邁向更大的舞台。”

回憶起花燈會上的表演,蔡一飛表示非常榮幸能有機會借助《墨梅》這首歌,在用藝術傳播中華傳統文化中盡一份力。在蔡一飛看來,藝術是文化的載體,是文化的一種重要的傳播方式。如今,越來越多的綜藝節目開始注重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與發揚,有的聲樂類節目會以古詩詞作爲歌詞,重新改編,加入一些新的流行文化,創作新的歌曲。這類結合流行元素的古典歌曲既能弘揚中華傳統古詩詞文化,還能以一種流行的方式讓大衆更易接受了解,逐漸愛上中華傳統文化。作爲一名用音樂訴說的人,蔡一飛選用了《經典永流傳》裏的曲目《墨梅》,將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帶到花燈會的舞台上。

天賦也是使命,如果鍾情,終會等來一往而深。因爲熱愛,所以投身于此,以段段歌聲帶來的力量願能夠深入人心。

王佳敏:夢想構築兩代人的舞蹈人生

四歲接觸舞蹈,以芭蕾爲啓蒙,後來學習了古典舞和民族民間舞,並最終選擇在這條路上繼續前進。她的名字叫王佳敏,是我校一名2018級的研究生。

在我校2019年中華才藝展示大賽上,她的組合帶來的舞蹈?殷殷如畫?得到了在場評委的一致好評,獲得了一等獎的好成績。她們爲觀衆演繹了具有典型西南傳統文化特征的傣族舞蹈。優美的舞姿,精致的服飾,仿佛將觀衆們帶入綿綿山巒中的花腰傣族部落,感受那裏悠久的曆史文化和民族特色。

“傣族舞是一個比較家喻戶曉的舞蹈,表達的東西也是比較神秘的,我們就想把這種比較古老的東西表達出來,讓大家更好的去理解,而不是讓大家的印象中只有孔雀舞而已。”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王佳敏如是說。

兩周的時間,每天加班加點的練習,才使得她們在決賽舞台上有著近乎完美的呈現。談及這份努力,王佳敏卻對此早已習以爲常。

“從小外婆就希望我走舞蹈這條路,小時候每天早上都要比別人早起很多,練基本功,練完功之後再去吃早餐、上學,就這樣年複一年,日複一日。有時候我也會偷懶,外婆就會毫不留情的打我,所以我也經常哭(笑),但就是這樣嚴格的訓練,讓我現在仍然能夠做很多高難度的技術動作,所以我一直很感謝我的外婆。”

至于外婆爲何如此嚴格的要求她,王佳敏這樣說道:“一方面是可以改善自己的氣質,希望我能夠擁有一技之長。另一方面,也爲了完成她年輕時的夢想吧。”

外婆年輕時曾夢想著成爲一名舞蹈家,卻因爲種種原因不得不放棄她心愛的行當。但這個夢想並沒有消失在時間的流逝中,而是化作了一枚種子,深深的埋在了小佳敏的心中。當年那個抹著眼淚兒的小姑娘也許不會想到,昨日把杆旁留下的汗水與淚水,都化作了如今舞台上光彩奪目的基石。

傳承,不單單是一種文化與技藝的叠代,亦可以是一個夢想,一份期望。

言畢,王佳敏緩緩的走向了舞台,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她知道,那舞台上翩翩起舞的,不止是她一個人。

文/沈阳 苏月璇 童佳轩

編輯/孟曉冰